<cite id="bptv1"></cite>
<thead id="bptv1"><dl id="bptv1"><progress id="bptv1"></progress></dl></thead>
<var id="bptv1"></var>
<menuitem id="bptv1"><video id="bptv1"></video></menuitem><cite id="bptv1"><video id="bptv1"></video></cite>
<cite id="bptv1"></cite>
<ins id="bptv1"></ins>
<menuitem id="bptv1"><strike id="bptv1"><progress id="bptv1"></progress></strike></menuitem>

云南政協報2月22日2、3版特別報道版——怒放春城——昆鋼八十載風雨征程回顧與感懷

摘要: 怒放春城——昆鋼八十載風雨征程回顧與感懷 昆明,被譽為春城。   明代著名文學家楊慎有詩云:“春城風物近元宵,柳亞簾攏花覆橋?!保ㄒ姟洞和^》),這里的春城便是指昆明?!疤鞖獬H缍?,花枝不斷四時春?!边@也是楊慎的詩(見《滇海曲(八首)》)。對昆明宜人氣候和醉人美景的概括,就精準性而言,自古以來恐未有出其右者。   然而,昆明在中國人的記憶里,卻遠不止四季如春這般輕松簡單,她總是與一種復雜情感相互交織,深沉而厚重。   忘不了,抗戰烽火中的西南聯大師生,雖顛沛流離,仍弦歌不輟;忘不了,張伯苓、蔣夢麟、梅貽琦……一批社會文化精英雖背井離鄉,但他們始終堅守,只為給中華文化賡續血脈。

 怒放春城——昆鋼八十載風雨征程回顧與感懷

      昆明,被譽為春城。
  明代著名文學家楊慎有詩云:“春城風物近元宵,柳亞簾攏花覆橋。”(見《春望三絕》),這里的春城便是指昆明。“天氣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斷四時春。”這也是楊慎的詩(見《滇海曲(八首)》)。對昆明宜人氣候和醉人美景的概括,就精準性而言,自古以來恐未有出其右者。
  然而,昆明在中國人的記憶里,卻遠不止四季如春這般輕松簡單,她總是與一種復雜情感相互交織,深沉而厚重。
  忘不了,抗戰烽火中的西南聯大師生,雖顛沛流離,仍弦歌不輟;忘不了,張伯苓、蔣夢麟、梅貽琦……一批社會文化精英雖背井離鄉,但他們始終堅守,只為給中華文化賡續血脈。
  在把國家扛在肩上毅然前行的隊伍中,還有一群致力于實業救國的仁人志士。不能忘,繆云臺、周仁、龍云……80年前,正是他們讓昆鋼這朵鋼鐵之花在春城落地生根。
  在那樣一個特定的歷史背景下,昆鋼的誕生注定要承載超越平凡的意義。她是一個民族在最危險時刻吶喊、倔強與不屈的縮影。
  “一蓑煙雨任平生。”80載時光匆匆流過,昆鋼在鋼鐵報國路上毅然選擇堅守;進入新時代,昆鋼也踏上了搬遷轉型新征程,在鋼鐵強國路上繼續前行。
  祝福昆鋼,怒放春城!

   “鋼花”綻放
  抗戰之前,云南幾乎沒有什么鋼鐵工業。中共云南省委黨史研究室肖漫在《抗戰時期云南工業書寫的歷史記錄》(2015年9月3日《云南日報》第6版)一文中寫到:“抗戰以前,云南鋼鐵工業幾近空白,所需鋼材和大部分鐵都依靠進口。云南地方當局一直籌劃建立鋼鐵廠。”
  據有關史料記載,1937年到1938 年間,國民政府負責重工業開發的資源委員會,派出副秘書長錢昌照等人到昆明,和云南省政府達成協議:“由資源委員會和云南省政府在云南合辦廠礦企業,資源委員會負責出資金和人員,如有盈利由雙方均分,如有虧損云南方面不承擔責任。”
  在云南省政府的配合下,抗戰時期一批重要企業、機構、人員、設備相繼遷入云南,其中就有國民政府所屬上海中央研究院工程研究所的技術力量和先進的冶金試驗設備。上海中央研究院工程研究所的遷入,為昆鋼的誕生奠定了重要基礎。時任中央研究院工程研究所研究員兼所長的周仁,后來被聘為中國電力制鋼廠的總經理。
  1937年7月7日,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中國抗戰爆發。
  昆鋼前身——中國電力制鋼廠(1939年2月22日建廠)和云南鋼鐵廠(1939年11月7日建廠),就誕生在烽火連天的歲月。
  周仁在《中國電力制鋼廠股份有限公司發起經過情形》(見《昆鋼發展史料匯編(1939年至1986年》,昆明鋼鐵控股有限公司辦公室編)的報告中,回憶了建廠經過。
   “自我軍退出上海以后,中央研究院議決將工程研究所由滬遷滇。仁即于二十七年夏前往昆明籌辦遷建事宜,周識滇省經濟委員會委員長繆云臺先生晤談之下,有鑒于鋼廠事宜與抗戰建國之關系甚巨,爰有創辦小規模鋼廠之計劃,是年十月間,仁因接洽研究所圖書、儀器運輸事赴港,晤及劉鴻生、盛頻臣兩先生,討論電力制鋼問題,咸以事關經濟建設實為我國刻不容緩之基本要圖,愿為提倡,劉盛兩先生逐加入發起,并擬定設廠于云南省之昆明,就近利用木炭生鐵,在各產鐵區域改良土鐵增進其質量,備供制鋼原料,先以各種工具鋼及澆鑄鋼件為主供給西南各地礦廠與交通制造廠之用。仁于十一月初偕頻臣先生赴昆,與云臺先生山高進行步驟,草擬公司章程攜渝就商于經濟部翁部長,承表贊同,允賜提倡并準由部撥款加入提倡股,原案呈奉。行政院第三九九次會議通過,公司基礎由此而立,此為發起之經過情形也。”
  決定建中國電力制鋼廠以后,對于建一個什么規模的廠子,采取什么樣的工藝路線,不是拍腦袋決定的,而是經過了一番認真仔細的調查研究和思考。
  盛升頤(時任中國電力制鋼廠董監聯席會公推主席)在《籌辦中國電力制鋼廠股份有限公司緣起》的報告中有詳細說明。
   “其實鐵鋼之制造,原可分為二類:如鋼軌鋼板之制造,其產量以每日千噸乃至數千噸計者,當非有極大之礦產不易為功,美國東部中部及蘇俄之大鋼廠屬之,我國漢冶萍鋼廠規模雖小,亦可列入此類;此外如工具鋼特種合金鋼之制造,因其產量較少,質地極精,自可由較小之工廠制造,如英國(昔非而得)工具鋼制造廠,本其百余年之經驗,工廠雖小而出品精良,瑞典以產木炭鋼著名于世,其制造工廠范圍亦屬非大,近以電氣煉鋼之發達,美國‘克力夫蘭’、‘支加哥’諸城均利用電力多設小規模之制鋼廠,其出品大都為工具鋼及特種鋼,備作飛機汽車之制造原料,是籌辦鋼鐵制造,初不必由大規模之廠著手,應視礦苗及需要情形分別設計。查我國鐵礦產量首推東三省,次及長江流域之大冶等地,至西南各省所產煤鐵,具分散各地,不足敷大規模之制造,自以分設小廠以供當地目前之需要為宜。鴻生等有鑒于此,緣有電力制鋼廠之發起,擬集資六十萬元,購置電爐、氣錘、碾機等,設廠云南省之昆明,就近利用木炭生鐵,并在各產鐵之區,改良土鐵,增進其質量,備供制鋼原料先以各種工具鋼及澆鑄鋼件為主,供給西南各地礦廠與交通制造之用,系原料出產增加,并擬制造建筑用之竹節鋼等,逐步推廣,以應需要。凡此計議擬集我國人力、財力、物力以發展我基本重工業,為抗戰建國之謀,循是為之,數年之后,其成效可逆覩也。”
  1941 年 8 月,中國電力制鋼廠在昆明西郊建成投產,并煉出了第一爐電爐鋼,澆出 9根鋼錠。從此,云南有了煉鋼記錄,并陸續軋制成了抗戰急需的各種鋼材。據統計,抗戰期間,該廠共生產鋼錠、鋼材、鋼鑄件1440多噸,其中僅鋼材品種就有普通低碳鋼、優質碳素鋼、鎳鋼、鎳鉻鋼、磁性鋼、高速工具鋼等,產品大多供應軍工系統。
  在中國電力制鋼廠建設過程中,為解決煉鋼急需的鑄鐵原料,國民政府資源委員會積極在云南安寧籌建云南鋼鐵廠。關于云南鋼鐵廠建設的背景,在《云南鋼鐵廠紀實》(見《昆鋼發展史料匯編(1939年至1986年》,昆明鋼鐵控股有限公司辦公室編)一文中寫道:
   “……抗戰軍興,華北與長江沿線諸礦廠,又相繼淪陷,為謀救濟后方之鐵荒與配合抗建大計之需要,川省小型煉鐵爐乃一時興起。滇省鐵礦亦有相當儲量,且質量遠較川省所產者為佳。資源委員會為負責建設重工業之機構,以充實鋼鐵生產與供應。在滇之兵工制造及工業建設計,于二十八年冬乃有聯合云南省政府及兵工署合資籌設云南鋼鐵廠之議,經專家周子競嚴冶之諸先生之努力擘劃,雖經越南與緬甸戰役之影響,在艱難困苦中,慘淡經營,卒以告成。煉鐵煉鋼部分,現均次第開工冶煉,為后方粗具規模之鋼鐵廠。一切設計建造,均可作為大型鋼鐵廠之示范,在抗戰期間,除供應鋼鐵外,于作育人才,以備建國之需,意義又為重大。”
  云南鋼鐵廠廠址位于安寧東南郊之郎家莊,距昆明三十二公里。1940年5月7日,云南省國民政府主席龍云有一個關于云南鋼鐵廠選址征地的批示寫道:
   “查鋼鐵廠關系重要,其地址必須接近水邊,以故此項征用,事在必行,惟所征耕地畝數,誠如該地業主所言,仍覺過多,應盡量減少,并從優給償,分令籌備委員會會同安寧縣長本此意旨,從速辦理,仍指令知照。”
  1943 年 7 月,云南鋼鐵廠生產出第一爐鐵水。該廠員工最多時達 1200 人,至抗戰結束,兩年間共生產生鐵 2.4 萬噸。
  改天換地
  中國電力制鋼廠、云南鋼鐵廠的建成,其局部意義是結束了云南不能生產鋼鐵的歷史。從全局看,則有力支援了民族抗戰,為抗戰提供了急需的鋼材和人才。
  為適應戰時需要,周仁提出“一切為了抗戰服務,服從戰時需要”的經營指導方針,竭力從品種、規格方面組織生產。同時,進行各種合金鋼、工具鋼、耐酸不銹鋼以及鎢鐵合金等的試驗,并在制鋼廠安裝了軋鋼設備,供應了當時大后方軍事、交通等方面對鋼鐵的急需。更為重要的是,培養了一批工程技術人員和技術工人,為支援抗日戰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中華大地萬象更新。1949年12月9日晚10時,盧漢將軍率領全省軍政人員,在昆明通電全國,舉行起義,宣布云南和平解放。昆鋼回到人民的懷抱,開啟了改天換地的變革之路。
  1951年11月15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工業廳下達命令,中國電力制鋼廠、云南鋼鐵廠劃歸西南工業部領導;1952年2月14日,云南鋼鐵廠更名為西南工業部209廠;1952年3月23日,中國電力制鋼廠更名為西南工業部208廠。
  1953年6月16日,208廠、209廠合并為重工業部鋼鐵工業管理局西南鋼鐵公司105廠;1955年5月13日,105廠更名為昆明鋼鐵廠;1958年3月6日,昆明鋼鐵廠移交地方管理。
  1959年4月21日,昆明鋼鐵廠更名為昆明鋼鐵公司;1966年8月1日,昆明鋼鐵公司改為安寧鋼鐵廠;1969年6月30日,安寧鋼鐵廠改名昆明鋼鐵廠;1979年2月6日,昆明鋼鐵廠改名為昆明鋼鐵公司。
  改革開放以后,昆鋼進一步解放思想,生產力得到大大提高。據統計,1977年昆鋼的粗鋼產量是20萬噸,生鐵產量是23萬噸,鋼材的產量是13萬噸。1978年,昆鋼產鋼31.7萬噸、鐵35.9萬噸、鋼材22.9萬噸,實現利稅1162萬元,結束了虧損的歷史。1993年,昆鋼產鋼量超過100萬噸。
  2017年,昆鋼實現鋼產量636萬噸、鐵產量611萬噸、鋼材產量638萬噸、銷售收入933億元,分別為1977年的31.8倍、26.6倍、45.6倍、1314.1倍,利潤從1977年虧損0.3億元到盈利10.15億元。企業人均產鋼由1978年的13.8噸提高到2017年的約238.3噸,實現了質的突破。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40年以來,昆鋼的面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一切為昆鋼在新時代的新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大戲”上演
  進入新時代,一場涉及昆鋼邁向高質量發展的大戲也在緊鑼密鼓上演。這場大戲就是昆鋼本部搬遷。
  昆鋼草鋪新區搬遷規劃,最早是由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做的。規劃的宗旨就是:有利于昆鋼轉型發展、優化鋼鐵產業布局,產品檔次、附加值和市場競爭力進一步提升,更好地滿足安寧市和云南省社會經濟發展的需要。
  搬遷不是目的,搬遷是為了企業走得更穩、發展得更好。如何更好?戰略規劃的前瞻和引領作用得到完美體現。習近平總書記非常重視科學規劃的重要意義,指出:“規劃科學是最大的效益。”對于一個國家是如此,對于一個城市是如此,對于一個企業也是如此。
  昆鋼非常重視戰略規劃在引領企業高質量發展方面的重要作用。近年來,昆鋼先后委托冶金規劃院為其編制各類戰略規劃:例如昆鋼淘汰落后、結構調整規劃,互聯網+協同制造智能服務重大工程項目,昆鋼信息產業規劃,用鋼產業發展規劃,“十三五”鋼鐵產業鏈發展規劃,“十三五”發展規劃及鋼材產品專題研究報告,廢鋼鐵加工配送、報廢汽車回收拆解項目規劃及可行性研究報告…… 值得一提的是,昆鋼搬遷規劃將圍繞安寧草鋪智能制造基地和工業遺址文化旅游及大健康產業發展基地兩個基地展開建設。冶金規劃院目前已經在為昆鋼草鋪新區編制智能制造規劃。
  在戰略規劃的科學引領下,昆鋼目前已經由單一鋼鐵制造企業轉身成為集傳統產業、新材料產業、現代物流、節能環保、裝備制造和現代服務業為一體的現代企業集團。“除鋼鐵外,昆鋼還發展了水泥、煤焦化工、節能環保、裝備制造等產業。昆鋼非鋼業務現在已經超過了鋼鐵主業,占到了60%。2017年,我們的非鋼業務收入達到了544億元。”昆明鋼鐵控股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趙永平接受新華網采訪時說。
  2018年11月21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了第二批國家工業遺產名單,昆明鋼鐵廠榜上有名。
  2018年,昆鋼全年綜合收入突破1000億歷史性關口,利潤15.18億元,發展的活力和動力明顯增強。昆鋼,注定在春城怒放的這朵鋼鐵之花,將向人們繼續講述昆鋼80年風雨征程的過往,也將向人們昭示昆鋼在新時代高質量發展的明天。
  后 記
  中華民族是講究感恩的民族,是謂“吃水不忘挖井人”。中國電力制鋼廠和云南鋼鐵廠能在春城落地生根,我們不應該忘記繆云臺、周仁和時任云南省政府主席龍云等一大批有遠見卓識的先輩。歷史將永遠銘記他們!
  繆云臺(1894~1988),時任中國電力制鋼廠的董事長,是當時云南具有全國影響力的人物??娫婆_,名嘉銘,字云臺,云南昆明人,是民國時期云南著名的政治家、經濟官員、實業家,早年留學美國學習礦冶,1919 年回滇后致力于云南經濟發展,1949 年移居美國,1979年歸國,曾任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第五屆全國政協常委,第六、七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云南省檔案館李艷在《繆云臺的成就與精神》(2012年9月28日《云南日報》第11版)一文中寫到:“在近代中國經濟史上,繆云臺是云南人中少有的具有全國影響力的人物,他表現出卓越的務實、創新、包容的品質,彰顯了云南人在困境中堅守信念、敢于擔當的精神。”
  周仁(1892~1973),時任中國電力制鋼廠總經理。周仁先生是我國科學技術界的先驅,是一位飲譽國內外的冶金陶瓷學家,也是我國電爐煉鋼的開拓者和創始人之一。周仁先生一生熱心于傳播現代科學技術,悉心培養新人,是我國老一輩的科學家、教育家;他熱愛祖國,是一位忠誠的愛國者;他一生辦實事、創實業,主張科學研究為國民經濟建設服務。他對我國現代工程科學技術和教育所作出的杰出貢獻,將永遠載入中國近現代科學技術發展的史冊。
  龍云(1884~1962),對云南鋼鐵廠的建設功不可沒。云南省昭通市昭陽區炎山鄉人。中華民國時期國民黨滇軍高級將領,國民革命軍陸軍二級上將,云南省國民政府主席
  1914年,龍云畢業于云南陸軍講武學堂第四期步兵科。任云南都督唐繼堯侍從副官。1922年被唐委為第五軍軍長。1927年發動政變,逼唐下臺,獨掌云南軍政大權,至1945年,共主政云南18年之久。1949年8月13日,龍云在香港發表《我們對現階段中國革命的認識與主張》的聲明,正式宣布起義,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歷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國防委員會副主席等職。龍云主政云南期間,保持了云南相對穩定的局勢,在軍事、經濟、文化、教育等方面進行了一些整頓和改革,對東南亞各國采取開放政策,收到一定成效,云南實力增強。

   ?。ㄎ膱D提供: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昆鋼黨委工作部)

 

發布者:黨委工作部理論宣傳   點擊數:4901   發布時間:2019-03-15 15:42:42   更新時間:2019-03-15 15:42:42
正在加載評論...
相關文章
    欧洲秒速赛车开奖网址